旅行家專欄 > leyton的專欄 > 隔世江之島

隔世江之島

By leyton 2019-03-05
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3418人閱讀

江之島是一個被時間結界籠罩的地方。盡管沒有明確分界線,但在去那里的路途中,便會感覺周圍的歲月流轉好像慢了下來,盡管東京就在身后咫尺之遙。

 

江之島原本確實是個島,有蛟龍護海,仙子巡山,偏安于大海一側,自在逍遙。直到有一天在火山和地震的作用下,地殼上升,畫蛇添足般的在大海上憑空架起通途,與本島相連,外頭的凡夫俗子便趁機修橋鋪路,設立碼頭,推搡著打開了桃花源的大門。

 

 

蛟龍潛入海底,仙子遁入云中,只剩傳說,但大概就是他們倆看不情不愿的江之島有些心疼吧,所以留下了這個結界,將江之島的靈魂與凡塵俗世里的污穢隔開。因此即便道路相通多年,島的周邊同外面世界的差別仍然清晰。

 

從踏入鐮倉的第一步就能感受到差別的存在。首先是大城市寸土寸金的風格消失不見,現代化的地鐵和高樓在此完全沒有市場,也很少見集市或者工作間,唯有低矮的平房和碧綠的電車,綿延好幾里路,朝向島上的山丘。

 

可盡管只是平房,一開始坐進電車里,視野仍然不開闊。電車更注重便利與實用性,沒有新干線專列高大,它體型小巧,不失萌萌的感覺,開動起來,速度也只比走路快些許。它的軌道更是窩囊,遇到狹窄處,還需要從兩戶人家之間借道穿行,屋檐的瓦片,木制籬笆,甚至后院的墓碑,常常貼著玻璃駛過,弄得像個貓著腰的孩子,在鄰居后院玩鬧。稀奇的是,鄰居見它在自家亂竄并不會去責怪,好像沒有私有制意識一樣,大概墓里和屋內都是老人吧,怕清冷,電車駛過能熱鬧熱鬧,也可能是他們仍然遵循老底子的傳統,認為孩子可吃百家飯,即便到了現今,也不改那副古道熱腸。


 

穿過屋舍的簇擁不需太久,也可能已過了很久,只是受到結界的影響,不曾察覺。正當游客就要習慣閉塞的軌道,低下頭擺弄手機時,大海適時現身。大海本是江之島的主人,四面圍繞將島嶼環抱懷中,想必是摯愛,誰曾料到被大自然強行奪走。也許是因為體會過失去吧,大海如今從三個方向望著江之島時,格外溫柔。

 

海島的天氣陰晴不定,水面常有風來,江之島也不例外,但神奇的是,即便走在路上風已能吹起衣擺,海岸線上也少見驚濤駭浪,沒有白浪拍打礁石,沒有黑云壓城,大海在白日里泛起波光,夕陽下殘紅一道,入夜時安靜宜人,乖得像江之島的寵物。

 

當地人也沒有辜負這份乖巧,在與鐵軌平行的防波堤上鋪設道路,游人可以租一輛自行車,順著道路來回,讓帶著咸味的海風總伴左右。它很樂意陪同每一位來客走過這段路,在游客不易察覺的時候,幫他們從現代回到從前,適應狹窄的路,低矮的房,一望無際的海灘,翠綠的山島,還有用心打扮過的生活。

 

 

很難想象,習慣了都市便利生活的人,還能欣賞舊時的繁瑣,但江之島上的結界,不僅讓它保持當年樣貌,也讓游客融入其中。江之島上沒什么像樣的管理,電車站臺半開放,買票靠自覺,自行車租賃服務的工作人員老邁,可熱情和藹得叫人不能拒絕,招牌龍蝦套餐要等半小時上桌,但味道不錯。費時費力,卻吸引人,一旦被吸引,再回過神來,已耗去半日,往前看,登島的橋還未走到,也不心急。

 

后來才知道,當時應該心急些的,因為加快點步子,就能早些到達半山腰的粗點心店。粗點心店流行于20世紀,在城市里早已絕跡,但江之島的粗點心店不僅門面很大,門口還設置四個煎鍋,只在此地才能享用的海蝦煎餅就在其中烘培而成。


 

粗點心顧名思義,并不精細,但與海蝦煎餅關聯起來,則更有大開大合之意。巴掌大小鮮活的海蝦,用餅鐺壓實,收干水分,與面餅烙在一起,拿到手像塊滾燙的化石,下不得嘴卻也忍不住下嘴,被燙得原地跳腳。因此原因,游客大多積壓在店門口,或翹首等待,或大快朵頤,進一步拉長了隊伍,有時能至山腳。若是在東京,一家餐館此等管理水平,早就讓人罵過千遍,但在這里,人們聞著香氣等得津津有味,誰還記得時間。

 

江之島上居住久了,也能慢慢做成很多在東京做不成的事,比如做一部熱血少年漫畫,比如做一部文字戀愛游戲。盡管論起相關資源,東京十倍于江之島,但藝術有關的事,理論本就不起作用,何況現代理論也約束不了古典作品以及它們的誕生地。

 

即便不看漫畫,也一定聽過《灌籃高手》,更不會錯過電車經過鐮倉高校前車站時排隊照相的人潮——他們將包背在右肩,面朝大海,等一趟電車經過,留一個與之交錯的背影,鐵軌對面可能會出現一位叫赤木晴子的姑娘,拗造型的人隱隱有火紅色頭發。


 

 

相反,即便是游戲行家,也不一定看完過《秋之回憶》的故事。制作人放棄大城市的舞臺,偏要描寫古老小島上少男少女的純情,還挺花心思,讓人讀過后便沉浸其中,看到綠色站牌上“江之島”三個字,就會想起化身為主人公在車站前等候的那位姑娘,后來在沙灘上擁吻,在海邊追逐,在17歲隔著屏幕訴說天長地久。


 


江之島的結界很神奇,它像保溫箱一樣,不僅隔絕侵蝕,還能將東西的熱度留存。那個紅頭混小子和他的伙伴,在另一個世界的江之島永遠年輕,盡管那里的他最后沒能稱霸全國。那些少男少女在秋天的回憶,也留在江之島上,持續彌漫荷爾蒙的味道,盡管17歲的他們仍然要付出許多淚水。透過保溫箱玻璃,看著那些單純美好,眼饞的肥宅們,竟然也走出家門,走上一條特殊的游覽路線,人稱“圣地巡禮”,專門探訪那些讓幻想照進現實的舞臺。


作為舞臺的江之島,支撐了《灌籃高手》《秋之回憶》以及太多太多的故事,這些故事的氣質與江之島的外貌全然不同,但卻是江之島最為重要的一部分,或許江之島骨子里便是這樣,時間的結界,幫它留住了當年的熱血,到今天都沒有冷卻,還激勵著少年,為了熱愛的事,為了熱愛的人。


突然有些想打籃球了,突然有些想談戀愛了。


夕陽下離開的時候,遠遠還能瞥見江之島的輪廓,海邊的夜晚常起霧氣,朦朦朧朧,結界的輪廓也似乎若隱若現。說那是時間的結界可能不妥當,它不僅僅讓一切變慢,而是讓一切變得不同,原本急躁的工作,生活,在島上會變得遲緩,而原本佛系的愛情,夢想,則再次被點燃,它守護的是另一個世界,讓人體會另一個自我的世界。


想到這里,回頭看去,自己的身影映在窗戶上,恍如隔世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微信公眾賬號:“尋找旅行家”,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,歡迎關注,互動有獎^_^

 

上一篇: 任性的伊斯坦布爾

下一篇: 漫山島

leyton

喜歡用少量的旅行,配合奇怪的視角,以最實惠的方式制造胡思亂想。聯合運營微信公眾號:一人之家。小說《戲里佛》連載中。
TA的窩leyton

專欄最熱文章

專欄其他作者

  • ???м?李賢文?????

    李賢文

    資深教育旅行家、國際游學專家、旅行作家,攝影及平面設計狂熱分子;隆德大學科學碩士、四川大學思想史碩士、早稻田大學碩士交換生;曾于成都求學,亦曾負笈瑞典與日本,而后北京工作5年,目前落腳杭州;春夏秋冬,快意淋漓;主業是與超過1000位中國學子周游世界,副業卻為第二本書頭痛欲裂中,著有《旅行不是一味藥》(北大出版社,2012年)。
  • ???м?掃舍?????

    掃舍

    本名曾瓊,作家,藝術策展人,文化活動主持人,青年藝術海選平臺“新星星藝術節”創始人;曾任紀錄片導演,法國著名化妝品YSL中國區經理,LACOME中國市場總監。
  • ???м?陳寧?????

    陳寧

    布依族,貴州省惠水縣人,畢業于貴州財經學院貿易經濟系,1995年參軍赴藏至今。
  • ???м?丁海笑?????

    丁海笑

    丁海笑,作家,旅行者。
  • ???м?沈寅?????

    沈寅

    《Travel+Leisure》中文版新媒體總監,旅行vedio導演,前《外灘畫報》主筆。
返回頂部
意見反饋
頁面底部
怎样玩北京pk10才会赢